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服务 >
生活服务
资产阶级本是胼胝手足
发布时间:2017-12-22 17:01 来源:未知
《长恨歌》里,我写“老克腊”自许旧人,乘电车去洋行上班,遭遇汪伪特务追杀重庆分子,吃了冷枪身亡,这情节来自程乃珊,她曾窃语我:前世里大概丧身电车路上,因高跟鞋别在道轨里不及脱身。后来,她辞去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职务,移居香港,过着上班族的生活
 
,就像去往前生践约。我想象她穿职业装,走在港岛尖峰时刻的人流里,香港的人流是丽人行,年轻貌美的女性格外耀眼。具体做什么在其次,重要的是,女性独立自主,闪亮登场社会前台。关锦鹏导演的电影 《阮玲玉》,
 
张曼玉饰演的阮玲玉从手袋里取出一枚私章,印在律师函,郑重和珍惜的表情,自恃是有身份的人。我觉得,程乃珊就在这时代定格中,生在新和旧的交替中,时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人呢,从新到旧,又从旧到新。
 
  从文学生态总体看,《金融家》似乎孤立于承前启后的生物链之外,但在程乃珊自己,却有踪迹可循。《蓝屋》 中,那位野蛮生长的顾老先生就是。草根阶层走出来的中国民族资本家,今天的话叫做“凤凰男”,资产阶级本是胼胝手足,泥里水里起家,不像贵族,征战中出来
 
,光荣照耀后世。英剧 《唐顿庄园》,大小姐玛丽不得已和生意人结姻缘,放不下架子,凛然道:我们是继承,你们是买! 这话说得精到极了,一下子划分了阶级。程乃珊其实从来没有被“买”来的优雅迷惑眼睛,深谙花团锦簇中的硬骨头。自己的生活何尝不是呢? 一路过来
 
,情何以堪。程乃珊的驯顺里,也藏着些犀利的刀锋呢! 无意扫见电视里播放谈话节目,因有程乃珊出席,便看下去。话题有关南北文化对比,因此南人北人各持一方。北派明显占压倒之势,有语言的便利,南方人说国语普通话总要隔一层,反应和出言就迟缓了;
 
语言又带出气场,近首善之地楼台,得月在先,难免居高临下。轮到程乃珊迎战,对方取抑扬术,恭维开场:我是看程老师书长大的———程乃珊即道:你不要这么说,大家要算出我的年龄了! 止不住叫好,程乃珊的急智又一次显露山水,真是痛快。